在雪域高原守护藏文古籍

新发现的元代刻经。 资料图片

志愿者在整理登记古籍。 资料图片

终生难忘的经历

“我们今天发现宝贝了!”7月24日下午,在日喀则的夏鲁寺,西藏自治区古籍保护中心副主任白张的一句话引得十个志愿者齐齐聚来。两页保存完好的元代刻经清晰地展现在眼前,泛黄的纸页上墨迹灿然。现存较早的藏文经书是明永乐年间的甘珠尔(意为藏文佛经教敕译典,与论述译典丹珠尔相对),元代刻本极为罕见。这次发现的元代刻本是夹在藏文版《般若波罗蜜多八千颂》中的散页,尽管只有寥寥两页,香港一肖中特,但刻本边缘写有用来表示函号的汉字“月上一百”“月下一百”等字样,“这说明,早在元代,藏区和内地就有着密切的联系,藏文化受到汉文化的影响,这几张散页就是证明。”白张说。

白张从事藏文古籍保护与研究工作已有十多年,他撰写的《藏文古籍概论》是各高校藏文文献学专业的教科书。他认为,新发现的元刻本散页与西藏自治区图书馆收藏的元刻本如《因明正解藏论》等非常相像,“从纸张和字体上看是典型的元代刻本。”

“同学们,这是你们的福报,我在古籍保护中心工作了6年,也只是看过图片,从来没见过、更没摸过元代刻经实物,你们真是好运气啊。”西藏自治区古籍保护中心副主任才洛琪美说。

年轻的志愿者们为这一重要发现而惊喜感叹,纷纷掏出手机拍照,请白张深入讲解。

这十位大学生志愿者是西藏自治区图书馆暨古籍保护中心首次招募的古籍普查志愿者。“藏文古籍收藏单位分散在全藏,路途艰险,对普查人员的身体素质要求很高,而且还要懂藏文,所以开始的时候我们对于能否招到足够的志愿者还有点担心,但没想到仅仅一周就有21位藏族大学生报名,要不是名额有限,真想把他们都招过来。”中华古籍保护中心秘书长梁爱民说。

标签 古籍 藏文 志愿者 白张 中心